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

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、新洁尔灭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、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
详细企业介绍
十二叔胺、十二十四叔胺、十四叔胺、十六叔胺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八十六叔胺、十八叔胺、二甲基乙酰胺、邻苯二甲酸二甲酯、邻苯二甲酸二乙酯、三醋酸甘油酯、新洁尔灭、洁尔灭、工业洁尔灭、1227杀菌剂、杀菌灭藻剂1427、十二烷基。
  • 行业:有机化学原料
  • 地址: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-1605
  • 电话:021-52799111
  • 传真:021-5279****
  • 联系人:盛大庆
公告
企业博客-聚合企业员工、客户、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;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;展示企业形象,传播企业品牌、文化理念;开展网上营销,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。
站内搜索

山西新闻

美华侨二代在姓名中探索归属:“我徘徊于两个世界”

  发布于 2021-06-06   阅读()  

  中新网5月26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,自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刻,一代又一代亚裔移民都欲望在美国落地生根。但与此同时,他们也在思考应如何坚持本人的传统文明。

  ESPN新闻编辑邓宜兰(Elaine Teng,音译)5月24日在《国家地理(National Geographic)》杂志刊登文章《“我徘徊于两个世界”:亚裔归属何处('I've walked between two worlds':What belonging means for Asian Americans)》,讲述了自己身为华侨游走于美中两种文化间的困惑跟探索,以及与自己处于相同境遇的亚裔做出的思考。文章摘译如下:

  在我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里,我都讨厌自己的名字。在我出生多少年前,我的父母从中国移民来美。我出生后,他们给我起名“伊莱恩(Elaine)”。当时,我母亲唯一的白人友人告诉她,这是个老太太的名字。于是,母亲倡导改为“艾莉莎(Alyssa)”。

  然而,我父亲不知道艾莉莎如何拼写,所以在我注册身份时,他将“Alyssa”错拼成“Elessa”。阅历一波三折后,我最后还是决定将“伊莱恩”作为我的名字,兴许是因为我的父母活力我应用中文名字“宜兰(Yilan,音译)”的缘故。

  在我长至学龄后,我发现校园里没有人可能正确念出我的中文名,于是“宜兰”又促变成了“伊莱恩”。

  我父母并不在乎学校的人如何称说我,由于他们只唤我的中文名。然而,这对我来说却是极大的困扰。

  我讨厌Elessa这个不伦不类的名字;厌恶老师在开学第一天点名时迷惑的语气;讨厌这个单词基础不是“切实存在”的;我甚至与其余用自己中文或韩文名字的孩子也不是一类人。Elessa就是我们一家人同化失败的证明,是咱们不属于这里的证据。

  直到18岁时,我将法律名字改回伊莱恩。我的大学文凭上写着“伊莱恩”,我已是完全同化的华侨了,不人会质疑我来自哪里。

  然而,近日新冠肺炎疫情蔓延,各地反亚裔仇恨犯罪急剧增加,Elessa这个名字又回到了我的脑海。眼下,只管亚裔是全美增添最快的少数群体,但青天白日之下仍会有亚裔老人无辜遭袭。看到这些事件发生,我担心我的父母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被攻打的目标。这也提醒了我,即便我们改变了名字,即使我们认为自己是美国人,其余人可能也不会这般看待咱们。

  姓名背地的挣扎

  现年39岁的李丹丹(DD Lee,音译)年幼时便从中国赴美。她回忆起自己12岁时的改名经历时表示,拟定一些事物的名称时确切会面临身份危机。

  在短暂尝试“安妮特(Annette)”“蒂娜(Dina)”等英文名后,她最终采取了友人的提议,用自己中文名字“丹丹(Dan Dan)”的缩写“DD”。

  39岁的肖恩?温(Shawn Wen)小时候也不英文名字。从中国移民赴美的父亲渴望他自己起一个英文名。

  于是,肖恩?温上学时始终利用中文名温依翔(I-Hsiang,音译),不料,这个“奇怪”的名字跟他弱小的身材令他受尽同学的欺负。

  “我彷徨于两个世界:既要平衡我在传统文化和血脉根源中的归属,也要面对我身处美国社会的事实,以及我身为亚裔的冀望。”肖恩?温说:“有时候,我觉得自己不属于两个世界中的任何一个。”

  经过多年的身份挣扎,他说:“我的亚裔名字是肖恩温依翔(Shawn I-Hsiang Wen)。”

  在我看来,成为美国人的方法有很多,而成为亚裔的方式也是多样。然而,当我听别人分享自己的故事时,当我们的家人正遭受暴力袭击时,我意识到,成为亚裔的最佳方式??就是坦然接受两种身份,既是伊莱恩,也是Elessa。 【编纂:叶攀】